<th id="68asa"></th>
    <th id="68asa"></th>
  • <code id="68asa"><small id="68asa"><optgroup id="68asa"></optgroup></small></code>
    <big id="68asa"></big>
      當前位置:首頁 >

      春夜鸛雀樓抒懷
              夕陽的最后一抹余輝在我們不經意間已沉落到了河對岸的秦川大地,無邊的河灘終于在沉淀的疲倦中寧靜下來,看不到白天的車流人影和忙碌于田間地頭的辛勤農人,從黃河無聲的波濤間浸潤而來的暮靄攜帶著早春的涼意,將整個河灘變得神秘朦朧且空曠無邊。
              暮色中一座巍峨的層樓固執地點點綴了我們的視線,它就是彈落七百年風塵從元朝初年的烽煙中走出來的鸛雀樓。
              據當地縣志載:“鸛雀樓在蒲州城西南黃河高阜處,時有鸛雀樓棲其上,遂名。”它前瞻中條,下瞰大河,雄偉壯觀。唐李翰《河中鸛雀樓集》序云:“宇文護鎮河外之地,筑為層樓,遐標碧空,倒影洪流,二百余載,獨立于中洲。以其佳氣在下,代為勝概。”
              那時的鸛雀曾是鸛雀樓們在天空飛行中的驛站,它們無憂無慮地飛翔在大河上下,尋覓著依賴生存的魚蝦療饑裹腹。暮色來臨時,它們心滿意足地棲息在高樓的欄桿和斗拱飛檐上,微閉著一雙眼睛,漠然地打量著日出日落的唐宋江山,打量著披戴著風塵沿長安古道而來的一位位才華橫溢的詩人,它們漠然的神態中呈現出“貴族”般的矜持。鸛雀樓如同鳳凰臺、大雁塔、黃鶴樓一樣,是人類用智慧筑就的超乎于塵世的祭臺,它供奉著自然之神。如今隨著歲月的流逝,當人們感嘆“鳳凰臺上鳳凰游,風去臺空江自流”,感嘆著“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時,大雁塔上的大雁也渺無蹤跡,鸛雀樓上的鸛雀也不知飛往哪個朝代的煙雨中不見了爪痕翼影,無疑這鸛雀樓也同鳳凰臺、黃鶴樓、大雁塔一樣成了人們對自然之神恒久的追念,雖然鳳凰不再、黃鶴不再、鸛雀大雁不再,但它們飛鴻般翩然于天地間的影子,會給我們現代人的心靈投入一片綠蔭,灑落一掬春雨。
              也許正因為當年王之渙偶然一次興致所至的登樓,才使鸛雀樓不致于淪落于被河沙淹埋的結局,我們一代代人吟頌著他不老的詩歌時,鸛雀樓不老的影子也在我們一代代人的心目中傳遞著,正如一們教授為鸛雀樓書寫的對聯:樓以詩名,人以詩名,世代相傳二十字,古今絕唱。
              山因心遠,河因心遠,乾坤交匯數百里,天地奇觀。
              王之渙一句“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超乎于萬物之上和鸛雀樓這個載體的存在,吟唱在不同的領域,鼓舞了多少仁人志士無止境的精神追求。
              當年這們春風得意的詩人站在鸛雀樓上手撫駁剝的雕花欄桿,看著面前亙古不變的漠漠黃沙、浩浩河水、茫茫遠山,在夕陽的普照中飄縈著絲絲縷縷人間少見的空靈霧氣時,詩人同時也看到了冥冥之中詩神對他的粲然一笑。隔著歲月厚厚的塵埃,我無法看到這位歷經邊塞風雨的詩人當時激情蕩漾的面孔,卻分明感到他面對盛唐時的蒲津大地時是怎樣的一種好心情,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更上一層樓,詩人看到的是什么?是不遠處的蒲津渡口往來如梭的商賈貨船,是匆匆行走在竹索浮橋上去長安赴考的風塵書生?還是長亭更短亭里泣淚別離的情男怨女?點綴在蒲坂大地的是霜葉紅于二月花的遍地柿林,還是碧草叢中牛背橫笛的少年牧童?這時的詩人一定聽到了蒼茫暮色中,城東普救寺里飄然而至的鐘聲,這鐘聲使詩人心中那團滾燙熾熱的情感噴薄而……一首傳世之作就這樣橫空出世,那時的鸛雀一定聽到了詩人發自肺腑的歌唱,它們在詩人音樂般節奏明快的高唱低吟中,翩翩飛舞,喈喈喈叫。用它們長長的喙和黑白相間的翅膀銜馱著漢文字一筆一劃組成的詩歌,飛進了歷史的永恒。
              這始建于北周,毀于元初的鸛雀樓,重新起建已是二十世紀末尾的年月了。自古以來,它與藤王閣、岳陽樓、黃鶴樓并稱為我國四大名樓。重新起建的鸛雀樓大有后來者居上之勢,高達73.9米的鸛雀樓,比其它三個樓都要高出許多,用“遐標碧空,倒影洪流”的字句描述它再也恰當不過了。它屹立于一望無際的河灘地,巍峨的姿態在日出日落中頑強地昭示著什么?是質樸的民俗風情還是一去不復返的鸛雀?二十一世紀春天的這個暮日,我踏著還未竣工的水泥樓梯拾級而上時,縈繞于周圍揮之不去的是現代經濟無處不有的商業氣息,這種氣息無情的掩飾了我懷古的幽情,也許今人只在登高不在懷古。如今強烈的生存欲望已將現代的靈魂折磨得疲憊不堪,這“迥臨飛鳥上,高出塵世間”的鸛雀樓,也放將會成為現代人“休閑”的好地方,人們不必知道鸛雀樓的過去與將來,不必知道王之渙、李益、暢當……一大串詩人關于鸛雀樓抒發的一大串陳腐枯燥缺乏生機的詩句,只需佇立高樓浴風沐雨任四面來風獵獵呼應出自然之聲,讓田園河流遠山的山水卷拭擦掉心靈上的圬垢,生命和自然真真切切的融為一體。你點綴高樓,高樓點綴你的生命。
              我傾聽著自己的腳步叩動在樓梯上清脆的響聲,這響聲穿透夜色和我的整個生命回蕩在樓梯上下,我想:生命給予我們的也許就是這們一個不斷攀援的過程,這不斷的攀援來自我們內心的堅毅和不懈的努力,當我們來到樓的最高層時,能面對人類的便會盡收眼底,盡收眼底的山川風光也許是攀援者追求的最終目標和獲得的最大財富,這或許也是古人們今人們喜歡筑層樓而登高的另一種原因的詮釋吧。
              寧靜無邊的春夜中,我扶欄佇立,高樓無聲,黃河無聲。一陣翅膀搏擊長空的聲音從身邊倏然飄過,凝視那遠去的黑色的影子,我不知道,這翩躚于天地間的幽靈是兇悍的魚鷹抑或是那不老的鸛雀們的精魂?



      高菊蕊,女,1962年生,山西永濟人,國家二級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F任永濟市文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聽濤集》、《百年風流》,中篇小說集《一條通向天堂的路》等。作品多次在《黃河》、《山西文學》、《清明》、《中國作家》等刊物發表。中篇小說《眼鏡的故事》、《一條通向天堂的路》、《紙天鵝》被《小說月報》轉載,中篇小說《南方不是太遙遠》、《生長的月亮》被《中篇小說選刊》轉載。中篇小說《一條通向天堂的路》被評為2004——2006趙樹理文學獎,《冬天里的爐火》獲《黃河》2003年“優秀小說獎”,《一條通向天堂的路》獲《黃河》2005年度“雁門杯”優秀小說獎,《生長的月亮》獲《黃河》2008年“雁門杯”優秀小說獎。本人被《山西文學》評為2000年至2006年杰出作家

      亚洲国产欧美久久香综合

      <th id="68asa"></th>
      <th id="68asa"></th>
    1. <code id="68asa"><small id="68asa"><optgroup id="68asa"></optgroup></small></code>
      <big id="68asa"></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