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8asa"></th>
    <th id="68asa"></th>
  • <code id="68asa"><small id="68asa"><optgroup id="68asa"></optgroup></small></code>
    <big id="68asa"></big>
      當前位置:首頁 >

      鸛雀樓的高度
                                                                                                             楊峻
              地處晉南的永濟是個好地方。北倚壁立千仞的中條山,面對莽莽蒼蒼的晉南原野;黃河似乎也特別中意永濟,河床寬廣,河流從容,與上游峽谷的飛流湍急和下游懸河的危機四伏形成鮮明對照。就在古城臨河的洲渚一塊開闊的高地之上,鸛雀樓拔地而起,巍然高聳,充盈在人們的視野之中。
              《聲律啟蒙》中有“樓對閣,戶對窗,巨海對長江”一說,如果用在鸛雀樓這個地方,毫無疑問,則是“大河對高樓”。黃河是天下最氣勢磅礴的大河,與之對應的,也必然是天下最雄偉壯觀的高樓發了。鸛雀樓沒有辜負這名聲,自她興建之日起,便以“觀雄天下”著稱于世。
              鸛雀樓始建于北周,原本是當時軍事要塞古蒲州城西門外用來觀察敵情的一座高高的了望樓,黃河河灘上有一種以魚蚧為餌,喜歡把巢建在高樹之上,名曰鸛雀的鳥,見此樓更高,更安全,便成群結隊棲息其上,“鸛雀樓”由此得名。
              古代的鸛雀樓,建筑形制具有我國北方高層木樓的明顯特征。三層四檐,平面呈方形,重檐十字歇山頂,矗立在一個高石砌臺基上,四周設寬敞的月臺。樓身為木構樓閣式,二、三層周設鉤欄,人可憑欄遠眺。據史料記載,鸛雀樓興建,雖為軍事的需要,但由于獨特的地理位置、秀美的山河風光和精致的建筑格調,因而樓成之日,便成為河中第一勝境。但是,同中國許多名勝古跡一樣,鸛雀樓也逃脫不啊被毀滅的命運。大約在金元戰爭時期,鸛雀樓一夜之間成為一堆廢墟,之后風光不繼,僅成為一個歷史名稱。今天的鸛雀樓,乃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易址重建,為仿唐高臺樓閣。比起原樓,高臺更高,樓體更大,雄偉挺拔,直聳云天,堪稱中華第一樓。
              自古以來,登高抒懷就是文人遷客的最大愛好。如果當時環境再寬松點,生活再小康些,就更能撥動詩人的雅興,觸發他們的靈感。隋唐以來,國家的一統、經濟的浸潤,催生了文化的繁榮,統治階級休養生息、兼容并蓄的執政理念激發了人們的創造力。文學園地,可謂繁花似錦,爭奇斗艷,尤其是詩歌,更臻一時巔峰。無論是進取激烈;無論是胡笳羌笛,鐵馬金戈,還是絲竹管弦,燕語鶯聲……許多詩名都達到了極高的藝術水平。譬如永濟人王維為朋友元二出使安西寫的贈別詩:“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表表柳色新。勸君更新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以其意境清麗,余音裊裊,被稱為古往今來送別詩的典范。王維也因此成為唐代山水田園詩派當之無愧的領袖。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單永濟一地,就有柳宗元、呂溫、盧綸、楊巨源、司空圖等詩賦大家,古蒲州也因此有了詩國的美稱。
              當然,詩歌的創作,除了本土作家外,少不了那些貶官和游客的努力。最為著名者,莫過于王之渙的《鸛雀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廖廖二十個字,可謂尺幅千里,氣吞山河,給人以無盡的美感和遐想;更為難得的是,這首詩看似寫景狀物,實則抒情言志,蘊含著積極進取的精神和高瞻遠矚的胸襟,在一大堆低吟淺嘆的唐詩中顯得卓爾不群,技高一籌。有詩家認為,如果用哲理學來分析,這首詩前兩名概括了自然發展規律,后兩名概括了社會發展規律。一首短詩竟能囊括世界上兩大發展規律,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絕唱!
              《登鸛雀樓》問世之后,鸛雀樓更是聲名遠播,四方文人趨之若鶩,競相唱和,鸛雀樓幾乎成了當時唐朝大詩人的賽詩臺。因此有人說,鸛雀樓代表了唐詩的高度。但是,從鸛雀樓的興衰演變來看,她又何嘗不是那曾盛極一時的李唐王朝的真實寫照。

      亚洲国产欧美久久香综合

      <th id="68asa"></th>
      <th id="68asa"></th>
    1. <code id="68asa"><small id="68asa"><optgroup id="68asa"></optgroup></small></code>
      <big id="68asa"></big>